天呐网 > 昆仑小师叔 > 765.我在这里宣战

765.我在这里宣战


  “七大帝国,尔等背信弃义算计吾神,两面三刀随意坑杀吾教信徒,血海深仇不得不报……”

  “第三次混沌神战,我在这里宣战,不死不休,直至群星陨落,混沌再无辉光!”

  大祭司声落同时,数不清的飞舟飘起,向着七大帝国的混沌领土进发,肆无忌惮地发动攻势,两个不朽绝顶在虚空间一闪而逝,明耀的太阳因他们的战斗余波被熄灭……

  “这是片刻前发生的事,不过我不理解,阴爻神去哪了?”

  洛阳抬头看看不远处的混沌,“他会来的,不要急,我猜用不了太久。”

  就在洛阳话音落下的同时,西北方的天际坠落下灿烂流光,裹挟着凌厉气息,拥有着刺破三十三重琼霄的极限锐意。

  “看来宣战的不仅是大祭司,还有他,这就是战书!”

  天师挪动垂天钓,打算将三尺仙剑挪移到洛阳身边,正打算动作被洛阳探手抓住小臂,“别乱动,他可等着你呢。”

  言罢洛阳捏着剑指,隔空向坠落的六界的神剑点下,两种不同的道韵互相碰撞,炸散出近百种色彩不一的光焰飞花。

  很美,也足够致命。

  天师紧握着垂天钓,感知到镜湖升起涟漪方才回神,咬紧牙关,能嗅见绝望的独有气味,不管是否愿意,不管是否抬头,天地差距确实存在,没法追赶,只会被不断拉开。

  “麻烦不小啊,没想到阴阳两气混元合一后竟然能有这种实力,正面击败他,你有几分把握?”

  洛阳没急着回答天师的话,眼中流露出一抹银光,剑指轻轻翻动,指尖落在的虚空泛起层层涟漪,散漫混沌虚空的光焰飞花愈是稀少,不断向着仙剑靠近,最终尽数消隐。

  “可累死我了,把剑钓过来可就靠你了,我没力气了。”

  洛阳轻声说道,佯装着慵懒模样坐在镜湖边,看着天师谨小慎微的挪动垂天钓,将三尺青锋挪移到镜湖边,隔着几尺距离,细细打量着,从头到尾,审视着所有细节。

  没有传音,没有气机,所谓的战书只有这把剑,他想要说的都在剑上,想要看知道他想说什么就必须得看懂这剑。

  “十五天后,混沌虚空,古神遗迹,一决生死!”

  洛阳知道天师看不懂,随心所欲向后躺去,眯着眸子仰望混沌虚空,细细感知着那道凌厉道韵的湮灭过程。

  如此能感知到的有用讯息并不多,但总比一无所知要强上太多,战斗还没开始他就占了上风,对自己的剑近乎知根知底,反过来自己对他却知之甚少。

  “十五天,看来这是我们最后的期限,得在这之前找到他,我知道你想与他论剑对决,但我只想复仇,我不希望你能帮我去找他,同时也希望我动手时你别拦着我!”

  天师眯着眼眸,说话间连续捏碎数十块翠玉令符,透过镜湖,细细端详着阴爻神可能躲藏的所有地方。

  不只有他,所有渴望向他复仇的生灵还有很多,他们都渴望找到阴爻神,之后在他身躯上狠狠斩下一刀,非是如此即便陨落道消亦难闭合双眸,几经轮回怨气不消。

  洛阳点点头,权衡许久叹一声恩怨难清,“告诉他们小心些,只有三两个不朽绝顶的话千万别急着出手……”

  “他现在的境界我猜不透,不过想来三两个不朽绝顶面对他绝对没有胜算。”

  “出手只是送死,所以最好等等,千人,百人同时发动攻势,即便如此,你们也只有五成胜算!”

  洛阳说着深吸口气,闭上双眸,紧蹙着剑眉,这件事他没办法阻止,只能看着他们固执地走向这条歧路。

  活了千年万载为的就是今天,也许这就是他们活着的意义所在,可能会是折戟陨落,但他们不后悔也许就够了。

  “五成足够了,总比没有好,总比等待好……”

  天师轻轻喃喃道,可能是想到了复仇的那一刻,不自觉竟笑弯了眉眼,仰望混沌虚空,手腕微动,垂下吊钩。

  阳爻神教里,约莫七八岁的小童抬起头,从昏昏欲睡中惊醒,再三揉揉眼睛,仔细观瞧着眼前的钓钩,试探着伸出手,握住刹那出现在镜湖畔,那个最想见的人就在不远处。

  “从今天往后你就是六界的苍天了,很多的未知,很多的道理你都得重新学,不过没关系,大千世界会教会你。”

  天师说着放下垂天钓,双手合十,眉心处燃起璀璨的光焰,气机不断虚弱,周身神光隐去,境界也跌落到不朽境界。

  那小童没等开口,眉心同样燃起焰火,从没有修为的小童一跃成为不朽绝顶,心念微动便了然六界所有是非。

  “给你的天道道韵并不算完整,少了一丝,不过想来也不是大问题,时机恰当的话,他会帮你找回来。”

  “这个秘境我就不留给你了,在危机没有解除前,先去昆仑山小住吧,六界中没有比那儿更自在的地方了。”

  天师边说身形逐渐淡去,化成一片细碎的辉光,与秘境同时消隐无形,小童张张嘴,最终还是没能问出那个问题。

  “世间的很多事没有那么多的理由,与其执着于为什么,不如想想作什么,看看六界,很多地方都需要你。”

  洛阳的声音在小童心底想起,他缓缓回头,羞答答的看着洛阳,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可以与您学剑吗?”

  “为什么要与我学剑,现在的你能做到很多我用剑做不到的事。”

  洛阳轻声问道,歪头看向混沌,感知里天师已然成为新的天道,在漫无边际的大地上数不清的披甲武士高举刀锋,齐齐发出战吼,声音一度压过抑扬顿挫的战鼓。

  “因为用剑很帅,梦梦最喜欢看我耍剑了……”

  “梦梦,应该是你喜欢的女孩子吧,你叫什么?”

  “师父,我叫白鹿,今年八岁,身强体壮,正是适合修剑的年纪,而且……而且修剑不会耽搁其他事的,我可以分身,可以给需要下雨的地方下雨,给不需要的地方放晴。”

  糯糯的声音入耳,洛阳不由笑了,拉着少年的小手,一步踏出落入山间,遥遥眺望着带领昆仑弟子修剑的大徒弟,笑道:“他是你大师兄,那个批阅奏折的是你二师兄。”

  “我是你师母,小可人儿。”不等洛阳介绍,南诺蓦然出现在山巅,弯着腰,笑颜如花,拿着一条烧鸡腿,在他眼前晃啊晃,“想不想吃好吃的?”

  白鹿抢了几次才将鸡腿抢到手,咬上一口,很满意这等味道,一念算计将那家做烧鸡的店铺记在心底,同时不忘夸赞南诺,“师娘真好看,比画本里的女神还好看。”

  洛阳摇摇头,探手放在白鹿的头顶,看看混沌外,笑道:“那师娘有没有梦梦好看,认真回答,她可能听得见。”

  这问题比那些考试题还要难上几分,白鹿皱着眉头,权衡着怎么说能两不得罪,最终咬咬牙,反问道:“师父说梦梦与师娘谁好看,对,您还没见过……”

  “我见过了,而且我觉得谁好看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感觉,若是说错了,想来我就没办法教你修剑了。”

  听闻此话白鹿的眉头更紧,旁若无人喃喃着心里话,“修剑是为了让梦梦喜欢,不修剑梦梦也不讨厌我,不夸她梦梦一定会讨厌我,所以,梦梦比师娘好看!”

  南诺与洛阳相视而笑,少年低下头,可微红的脸蛋却怎么藏也藏不住,许久后恶狠狠的咬一口鸡腿,看着那个最想要见的人也变得讨厌起来,和那些总是绕着梦梦转的人相同。

  【章节未完,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,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】

看过《昆仑小师叔》的书友还喜欢